采油工的四季

2019-12-05 13:09 浏览量:7

红色,天底下最亮眼的色调,激情,奔放,和采油工的工作服同色。红色,激情似旭日的朝霞;红色,奔放如浓烈的火焰。我喜欢那激情,奔放的工作服,喜欢那一张张身着红装可爱的笑脸,更敬佩他们刚毅的身躯和纯洁内心。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

       生命是种简单,简单是一种情深。石油工的情深,无需豪言壮语,一句简单的热爱足够。唱起那首《我为祖国献石油》雄浑豪迈的曲子,体味的是一个峥嵘年代的磅礴,雕琢青春的斑斓,他们装裱着一幅流年的画卷。余晖的清婉落下帷幕,他们用忠诚和青春在抽油机画出了一道优美永恒的弧线。

       他们是一群来自大江南北,四面八方的采油工。荒郊原野,安营扎寨,肩扛管钳手拿铁锹,与天斗与地斗,他们不图名,不图利,只是铭记着自己肩负的使命:我是一名采油工,我要为祖国献石油。红色的工装承载着他们身上的理想和责任,荣耀的称号注定了他们肩上的担当。为了托起共和国能源的太阳,他们把信念奔泻在了陕北高原的崇山峻岭之间,遥望满天繁星时,他们的眼里也含有泪水。他们不问出身,不问远近,始终与季节周旋,与人生博弈,默默地奉献着自己青春的热血与无悔的汗水。

       春天是采油工的播种期,新春伊始,他们就对往年的工作作了回顾总结,并对新年的工作作了详尽的安排,他们个个摩拳擦掌,投身到抽油机的保养之中,不是拧螺丝,就是打黄油。时而在支架上,时而又到了地面,敏捷的身姿就像空中飞舞的燕子,身上的红工衣就像开遍山野的山丹丹花,随风飘扬,娴熟地玩弄着他们手中的扳手,不紧不慢地紧着各道螺丝,随着一阵阵渐沉的声音,抽油机负荷逐渐减轻了,声音又变得欢快了起来,轻缓的声音,像琴弦上奏出的韵律,悦耳动听。除了白天忙于抽油机保养,夜间还要完善各项手写资料,比如:油井计量报表,电流曲线,设备台账……,这些大堆繁琐的资料都得他们亲手去做,时常一干就是半夜,早晨还要早早起床进行日复一日得巡回检查,大量的工作使得他们心力憔悴,他们就是这样在春天的季节里播种着希望。

       夏天雨多,且大多为雷雨,来势较猛,破坏性强,经常不是井台子被破坏,就是道路被冲毁,到了雨季,采油工24小时坚守岗位,不是排查引水渠道,就是紧盯天气预报,随时掌握天气变化态势,做好防汛值班记录,一旦遇到倾盆大雨,他们就加大排查力度,两小时巡查一次灾情,及时向上级部门反馈。有时,遇上排水渠不通畅,雨地中,他们就穿着雨衣,深入罐台,抢修疏通,时常雨水淋湿了他们的衣服,笼罩了他们双眼,但,他们顾不了这些,他们担心的就是眼前这一具具储油罐不受影响。雨过天晴,他们跟随着铲车维修道路,条条冲毁的道路在他们的维修中变得畅通无阻,看着一辆辆装满原油的油罐车从井场出发,他们会心地露出了笑容,但,他们不能就此停下脚步,还有残缺不全的井台子在等着他们,你听,那咣咣的铁锨声不正是他们拍井台子的声音吗?你走过井台子,就会发现那么两三个人在忙碌着,只见他们面前一堆堆泥土在他们手中铁锨的玩弄下,变成了一道道光亮的土墙,他们头上的汗水就像成线的珠子向下流淌,这时,你定会被他们的忙碌感动着。

     秋收是采油工的收获季节,也是油田上检查最多的季节,每年的这个时候,各种大小检查铺天盖地而来,今天是油井产量完成情况,明天或许又是6s班组验收,总之,都是和采油工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检查,忙于应付的采油工们,不是测电流,就是打动液面,又或是建设井场,总之,始终都不得适闲,每天都在忙碌中,等这一切忙碌完,紧接着天气逐渐变冷了,他们又要忙于各类管线设备的保温,保暖,开着拉着保温棉的值班车,一个一个井场得挨着过,这些保温棉是特殊的化纤材料制成的,对皮肤过敏,不是瘙痒,就是疼痛难忍,保养完成后,个个都是一张红肿的脸蛋,不由得让人产生同情之心,有时,他们从山间小路上经过,无意中望见远处的苹果,惹得他们一阵阵眼馋,这个时候,家乡的影子就会在他们眼前浮现:看到了自家门前红通通的苹果,黄橙橙的梨,水蜜的桃,还有其他透着香甜的水果,同时,心中也渐渐生起了对亲人的思念,爸爸常年的腰疼,不知是否痊愈?妈妈是否还像往常一样操劳?妻儿是否吃得饱,穿得暖?采油工就是这样在秋天辛劳着,心中幻想着,思念着。

       冬天来了,山间的夜晚漆黑一片,大风肆无忌惮地刮着,刮过山间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啸声,他们努力战胜内心的恐惧,冒着严寒顶着大风坚守在工作岗位上。山上的冬天格外寒冷,会给原油生产带来诸多不利影响,管线容易冻堵、结蜡,造成原油外输困难、压力居高不下等等,他们在每个寒冷的夜晚一次次手拿装满开水的水壶,迎着凛冽刺骨的寒风来来回回地穿梭在井场上,当滚烫的开水浇灌在冰冷的管线上,管线开了,压力下来了,他们的心也终于像石头一样落地了。下雪了,漫天飞舞的大雪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,刹那间井场被白雪覆盖,景虽美但却无心欣赏,大雪封路将会给生产造成巨大的影响,为了确保生产正常运行,他们义不容辞地拿上了铁锹,加入了保路拉油的队伍中,一个个跃动的红工衣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鲜艳,像迎雪怒放的一朵朵花。当人们都躲在温暖的被窝里时,他们却在风雪下拼命地挥舞着扫把与铁锹,干劲十足,鞋子被雪水侵湿,手脚冰冷,脸被冻得通红却没有人退缩,没有怨言,依然绽放春天般温暖的笑容。

      这就是采油工的四季,他们就是这样,在岁月的道路上角逐,年深日久,额头上印下了岁月的年轮,手上留下了起茧的瘢痕。多少个浪漫温馨的假日,他们放弃了儿女情长;多少个居家欢乐的夜晚,他们奋战在井场,只因他们是一群采油工。

       寒风吹着冷夜,采油工在堵漏,夜地里积下他们的脚印两行;闪电伴着雷鸣,他们在巡井,风雨中踩一地殷殷的思念。思念亲人的时候,等工作闲下来,打个电话或发个视频,要么暂且把思念藏于心底,当夜深人静时,偷偷地流下两行饱含深情的泪水,即便如此,他们却从不后悔,也不抱怨,因为他们深知自己肩负的神圣使命和为祖国献石油的那份荣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