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秋雾里

散文/姚长岭

2019-10-22 09:43 浏览量:0

走进秋雾里

散文/姚长岭

清晨醒来,窗外轻盈着一袭浪漫婉约的婚纱,伴着若有若无的秋风,款款散散地飘绕着、浮动着……

送女儿上学后,便走进河滨公园的秋雾缭绕中。漫步之间,视线模糊于十几米开外,地面湿湿滑滑的伸进一片迷茫中,浑黄的河水合着苍黄的的秋草,缓缓地向身后退去,公园里的各色树木还算青翠,但也透出了一些衰败的迹象。刚修剪过的草坪似乎还散发着阵阵草香,静静地躺在秋雾细碎的水丝飘渺里,显得十足地柔媚娇弱。两岸的高楼隐隐约约地伸进白雾潺潺里,通向体育场的拉索桥格外醒目地横亘于两岸之间,把这通天的迷雾衬托得更加深沉、更加飘渺、更加梦幻。

走进秋雾里,缘由一场缠缠绵绵的秋雨。万事皆有度,然这场秋雨一下就是一整天,一连就是一星期,零落得秋草悲切萋黄,平添出几多烦闷闲愁。俗话说“一场秋雨一场寒”,也许这场秋雨来的不是时候,而或这满街的施工惹怒了天公,这场秋雨不仅带来了清凉清爽,更多地是带来无端的烦愁,或许是缘于脚下的泥泞路,不然便是空前的“吴起堵”。

 走进秋雾里,迎面的人影尚可分辨,仰视的楼群半截隐入雾空,所谓“雾失楼台、月渡迷津,桃源望断无寻处”;远处的山峦踪影全无,沉沉的迷雾笼罩了一切,正是“还当杂行雨,仿佛隐遥空”、“拂林随雨密,度径带烟浮”。行进中雾丝浅浅点点地扑落在额头之间,清清爽爽地围裹于周体之外,丝丝绺绺地缠绵在视线之内,只觉得飘飘绕绕,朦朦胧胧。移步于胜利山迷雾苍翠的林间小径上,沿阶散落着杏槐榆柳的残绿星黄,树下点缀了秋菊野花的鲜黄浅粉,松林布满了苔藓蘑菇的嫩绿灰白;枝桠间缠绕着沉沉醉醉的秋水雾气,叶片里滚动着晶莹剔透的珠圆玉润,梢尖上飘荡着婉转清脆的清越鸟鸣;轻盈的雾丝于晨曦晓风里舞落满径,潮滑的石阶在苍松翠柏中蜿蜒屈伸,幽静的亭榭景观在大雾迷天间惺忪沉醉。

走进秋雾里,宛若走进桃源深处的世外仙境,恰似身处空灵静谧的道观禅院,了无凡尘之扰,全无半点杂念,只要心沉至静,静至如水,便可于此间山野之闲、小径之幽融为一体,静看纤细如丝雾幻雾化,闲品腾挪漫卷任东任西, 把心间的烦愁抛进这云雾翻飞,把生活的苦悲洒在这山林野径,忘却过去的纠扰,丢开所有烦恼,把一切归零,让心情野牧,不管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”,只要记得来路,不忘担当作为,只可着眼当前,放眼未来,“待从头收拾旧河山”,也便是一种放空,一种回归,一种境界。

走进秋雾里,如同走进一程人生的迷茫困顿。在这重重迷雾中,面对一个陌生的环境,若不借助现代科技手段,仅凭目力是穿不透这一片迷茫,就如同人生没有了前进的参照,缺失了方向,找不到目标。如果不停下练就“火眼金睛”,再多的努力都无济于事,一味的徒劳只能原地打转。人生从来没有坦途,总要经历坎坎坷坷、风风雨雨,都会在峰谷交错间摸爬滚打,莫不于冷静练达中沉淀蜕变,所谓成长就是以最好的状态遇到最好的自己。

走进秋雾里,山巅的景象更是别有一番风姿。原以为山下纵天的迷雾,这时却只是浓稠地飘渺于山腰之上,左牵右连地翻滚成磅礴奔腾的白浪淘沙,漫卷于还算青翠的莽林之间,延伸在略显幽灰的天际之远。只见空谷流云,万沟填海,山静雾动,绿乳交融,一若仙境,格外逍遥。也许是境遇不同而姿态有变,可能是高度有异而状态有别,但其实是温度的升降决定了秋雾的起落。

 走进秋雾里,步移景换,情随心变。返回时,艳阳高照于睛空之上,蓝天映衬在白雾之间,山谷的雾气正在丝丝绺绺地升腾、幻变、消失,松林的迷漫还在翻飞、婉转、留恋。这时太阳恰好隐于幽林之外,向林间投射出万缕雾气盘绕的光束,一动一静,亦真亦幻,正所谓“乍似含龙剑,还疑映蜃楼”! 

姚长岭:走进秋雾里(散文)3.jpg

姚长岭:走进秋雾里(散文).jpg

姚长岭:走进秋雾里(散文)2.jpg

姚长岭:走进秋雾里(散文).jpg